????此时关胜,徐宁正同那一队禁军对峙,尽管说他们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甚至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可是没想到的是,竟然有一队禁军堵住了东厂的门口。

????关胜徐宁几人自然是心有犹豫,毕竟一旦同禁军发生冲突的话,到时候很有可能就是一场极大的麻烦。

????林冲也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选择反击,否则但凡是有一线希望,以林冲的秉性都不可能会同禁军发生冲突。

????远远的看到林冲、卢俊义在皇城司之人的追杀之下奔着东厂方向而来,关胜、徐宁不禁神色一变,二人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决然之色。

????就见关胜手中大刀猛然之间向前狠狠的劈了下去,以关胜的修为,突然之间出手可以说真的是镇住了对面的一众禁军。

????尤其是统领禁军的一名虞侯,整个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关胜一刀劈成了两截,甚至那长长的刀芒硬是劈杀了十几名禁军士卒之后才消散。

????徐宁长枪出击,点点枪花绽放,随之倒下的则是十几名禁军士卒。

????跟在徐宁、关胜身后的东厂番子直到这个时候才算是反应过来,本能的跟着出手。

????毕竟东厂的规矩便是服从命令,哪怕是上司命令他们去死,都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倒是这些禁军一向自大惯了,毕竟身在京师之地,禁军还是颇有威慑力的,除了对上那些文臣名士禁军的名头不太管用之外,其他时候却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同禁军对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名虞侯在带领手下人马堵住了东厂的大门的时候,心中一点都没有将关胜等人放在心上。

????在其想来,除非是关胜这些人疯了,否则的话在京师之地,就算是关胜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也绝对不敢对他们动过手。

????只可惜这位虞侯太过高估了禁军的威慑力,对于其他人来说,禁军可能有些威慑力,可是楚毅却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如今关胜、徐宁就像是出匣猛虎一般,所过之处,这些禁军便倒了一地,而那些番子也一个个的冲出,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而已,数百名拦在东厂门前的禁军便被斩杀了大半,甚至被直接凿穿开来。

????这些禁军首先是自家头领被斩杀,紧接着又被杀的懵了,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家已经是凭借着本能四处逃散,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有极个别的人想要站出来反抗,却也难以扭转局面,甚至还被第一时间斩杀。

????不过是转眼功夫而已,堵在东厂门前的那些禁军死的死,逃的逃,竟然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一直躲在暗中主导并且看着这一幕的高强、陆谦禁不住睁大了眼睛,就听得高强咬牙道:“废物,真是废物啊,这么多人,竟然连一点用都没有,就算是百头猪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被杀光吧。”

????陆谦皱着眉头道:“衙内,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好在皇城司的人也不是吃干饭的,就算是东厂做出反应又如何,除非是楚毅亲自出马,难道说还能够扭转局面不成。”

????说话之间,高强只看到一道身影在一队人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不是皇城司之主李彦又是何人。

????李彦做为天子宠臣,虽然说修为上不了台面,但是皇城司却也可以说得上是高手如云,虽然说如今因为周侗的离去而没有天人之境的大能坐镇,但是如黄灌这般的半步天人级别的统领就足足有四人之多。

????这会李彦几名半步天人以及十几名无上大宗师的簇拥之下缓缓走了出来,眼中流淌着毫不掩饰的杀机。

????做为蔡京的同党,李彦可以说是蔡京的左膀右臂,同蔡京保持着高度一致,很多蔡京不方便做的事情,李彦做来却是得心应手。

????当看到被众多皇城司的高手所簇拥而来的李彦的时候,高强脸上露出几分惊愕之色道:“李彦,竟然是李彦亲自来了,父亲先前可没有说过能够请的动李彦啊”

????高俅虽然说深受赵佶所信任,但是李彦也不差,自天子面前的地位丝毫不比高俅差,所以说高俅想要请李彦帮忙,只能看李彦的心情,这次能够说动皇城司对付林冲,已经是搭上了极大的人情,恐怕就是高俅见到李彦亲自出马都要惊的眼珠子掉下来。

????陆谦却是神色越发的冷静道:“衙内,看来想要对付东厂的人不止是太尉一人啊。”

????高衙内也不是傻子,听得陆谦这么说当即便反应了过来,隐隐的想到一个人,高衙内脸上禁不住流露出兴奋之色道:“如果说是此人要对付东厂,对付楚毅的话,那么此番东厂怕是与难了。”

????李彦在皇城司一众强者的簇拥下出现在了长街之上,速度极快,不过是十几个呼吸的功夫而已,李彦等人便走到了关胜、徐宁几人的身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而此时林冲、卢俊义也恰恰赶到了这里,双方隔着李彦一行人被分割成两部分。

????李彦声音颇为尖锐,掐着兰花指冲着林冲道:“好个林冲,竟然擅杀朝廷命官,你可知罪”

????林冲看了李彦一眼,冷笑一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林某既然敢做,那就敢当,赵都尉的确是林某所杀,尔等又奈我何”

????既然已经杀了赵都尉,罪名再大也就那样了,再说了,林冲已经放开来,所以即便是对上了李彦也是心中毫无畏惧,所以反倒是能够坦然的面对李彦一行人。

????相比关胜、徐宁他们来,林冲放的更开,不过关胜,徐宁他们手中所沾染的禁军的鲜血也是不少,二人远远地听到林冲的话禁不住豪气顿生哈哈大笑道:“说得好,我东厂做事,难道还需要向这些人解释不成。”

????说着关胜一挥手中大刀沉声道:“我东厂办案,但凡阻挠者,有先斩后奏之权,尔等莫非要阻挠东厂办案不成”

????李彦等人看着关胜、徐宁以及林冲不禁呆了呆,李彦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是楚毅带出的人皆是胆大包天之辈呢还是说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疯子呢。

????关胜那话完全就是在颠倒黑白啊,什么叫做阻挠东厂办案,什么叫做先斩后奏,此刻李彦等人才算是反应过来。

????别人只当那先斩后奏之权不过是一个笑话,尽管说这权利是天子给的,但是却没有几个人会当真,毕竟先斩后奏的权利给了是给了,但是要动用那就是另有说法了。

????所谓的先斩后奏那也要看是针对什么人,如果说东厂真的将一群王爷或者说朝中几位相公先斩后奏的话,那天子还不疯了啊。

????“狂妄,真是狂妄啊,小小东厂一介校尉而已,竟然敢口出这般狂言,楚毅何在,让楚毅出来见我,我倒是要问一问他,究竟是如何教导手下的,如果说他不会教导手下的话,那么李某不介意代他教导一番。”

????李彦身旁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上前一步,手中龙头拐杖猛地一顿地,就见地面纹丝不动,可是关胜却是神色大变几乎是本能的一刀挥出猛地在身前大地之上划过,就见轰隆一声,在关胜身前一丈处可怕的劲气宣泄而出,生生的将关胜震退了好几步。

????哇的一声关胜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虽然口吐鲜血,但是神色以及气息却是非常之平稳,显然那一口鲜血吐出将侵入其体内的气劲给排出,否则的话,那一口鲜血关胜完全可以强行压下去,只是那样一来,关胜必然要承受不轻的内伤。

????面子与伤势,关胜很是果断的选择了伤势,面子什么的如何能够比得上自身安危来的重要。

????那白发老者见到关胜挡下他一击不禁赞赏的看了关胜一眼道“不愧是关公后人,若是再给你几年时间的话,怕是老夫就再也拿不下你了。”

????说话之间,老者上前一步,竟然探手向着关胜抓了过来,那一爪非常之普通,看不出丝毫的玄妙之处。

????但是关胜却是一张面孔满是凝重之色,手中大刀缓缓的抡起,速度似慢实快,就那么当头向着白发老者探出的手劈了过去。

????“春秋刀法”

????关胜一刀斩出,好似虚空都被切开了一般,这一道下去,关胜的精气神一下子便呈现出透支的状态,精神极其萎靡。可见劈出那一刀的关胜真的是倾尽全力了。

????轰隆一声巨响,关胜身子一晃差点直接仰躺过去,而对面的白发老者则是身子一颤,面色惨白的看着关胜,眼中满是忌惮之意道:“小辈,小小年纪便有这么可怕的修为,若然假以时日,那还了得,却是留你不得。”

????白发老者手中龙头拐杖抡起,如泰山压顶之势向着关胜打了过去。

????关胜此时不过是刚刚恢复了七八分修为而已,面对白发老者这全力一击自然是难以招架,顺势一滚,避开了白发老者致命一击,翻身而起口中喝道:“神臂弓,射”

????下一刻就见数十支神臂弓攒射而出,要知道神臂弓的杀伤力极其惊人,即便是普通人动用神臂弓都能够射杀江湖中人,更何况这些东厂番子一个个的皆是江湖好手,灌注了内息的箭矢自然是威力惊人,甚至能够威胁到无上大宗师级别的存在。

????白发老者虽然说是半步天人级别的强者,可是毕竟不是真正的天人,若是不小心的话,面对神臂弓的攒射,倒是有极大的可能会受伤。

????白发老者皱了皱眉头,龙头拐杖脱手而飞,顿时就见龙头拐杖在人群当中飞来飞去,一股灌注在龙头拐杖当中的内息耗尽之时却是落入到了白发老者手中,而地上却是倒了不下十几名东厂番子的尸体。

????吐出一口浊气,关胜看了林冲、卢俊义一眼,再看步步逼近的皇城司众人道:“林兄,速速退回衙门内。”

????林冲看了看关胜,再看身后的皇城司众人,轻叹一声,身形晃动背着林夫人进入了东厂衙门当中。

????卢俊义不过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同样是跟着进入了东厂衙门当中。

????关胜、徐宁几人也撤回了东厂衙门,隔着那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关胜、林冲等人就那么看着门外将东厂大门给堵上了的皇城司一众人。

????双方相隔数丈距离,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却是一副对峙的局面。

????这种局面之下,林冲等人飞速的恢复着所消耗的元气,而李彦则是犹豫着要不要派人冲击东厂衙门。

????如果说楚毅走火入魔,没有楚毅坐镇的东厂自然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很多人都可以随随便便的掀翻了东厂。

????可是如果楚毅安然无恙的话,真的直闯东厂,那就真的是在挑战楚毅的底线了。

????李彦心中颇为犹豫,但是很快便下定了决心,一挥手道:“给我冲进东厂衙门,将林冲、关胜这些胆敢擅杀禁军将领的反贼拿下。”

????林冲、关胜见状不禁叹了口气,他们想要借助东厂衙门,借助楚毅的威名镇住皇城司的人,却是没想到李彦竟然那么决然,愣是下令皇城司的人马冲击东厂。

????这样的事情在朝中的那些相公眼中却是狗咬狗一嘴毛,反正无论是皇城司还是东厂,那都是特务机构,这样的机构根本就是满朝文武的眼中钉,肉中刺。

????现在皇城司同东厂斗起来,那些官员没有拍手叫好就不错了。

????花荣一箭射出,当场将一名冲在前面的皇城司探子射杀当场沉声喝道:“提督有令,擅闯东厂驻地者,杀无赦。”

????一名探子被射了出去,就见十几道身影突然出现,每一道身影都显得那么诡异,速度之快就像是鬼魅一般。

????眨眼之间,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探子便一个个的脖颈之间飚出鲜血将四周染红了一片。

????“什么人”

????显然皇城司的消息再灵通,对于东厂内的隐秘却是知晓不多。

????东厂有意隐藏的秘密,纵然是皇城司也很难打探出来,很明显这突如其来的十几名修行之人如同杀鸡一般的将那些探子斩杀当场,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十几名身形速度快的诡异的小太监就那么面无表情的出现在门口处。

????这十几名小太监手中皆是握着一柄长剑,剑身之上不染丝毫鲜血,可见这些小太监手中的宝剑并非是一般凡品。

????“葵花宝典,竟然是葵花宝典。”

????李彦对于葵花宝典并不陌生,毕竟葵花老祖那也是一位传奇人物,虽不是天人,但是即便是天人也很少愿意招惹葵花老祖。

????李彦做为内侍,自然清楚葵花宝典的厉害之处,毕竟葵花老祖那是凭借着葵花宝典足可媲美天人大能的强者,对于葵花宝典这等堪称速成的可怕武学秘籍,本身修为很是一般的李彦却是非常之眼馋的。

????只是楚毅做为葵花老祖的关门弟子也就是传人必然不可能将秘籍传给李彦这样的对头。

????这些小太监出手狠辣无比,又是如同鬼魅一般飘忽不定,虽然说只有十几人,但是却是比之关胜、卢俊义几人所斩杀的皇城司探子要多了几倍。

????李彦皱眉看着这一切,冲着身旁一名文士道:“东湖居士,拜托了。”

????就见那文士当即手中折扇一抖,下一刻笑着道:“天使莫慌,某这便为你斩了这些小太监。”

????闲庭适步一般的东湖居士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愣是走进了东厂衙门大门。

????嘭,嘭。

????十几名小太监虽然说速度快的惊人,可是东湖居士竟然也是以敏捷见长,一门身法施展开来,竟然丝毫不必那十几名的小太监速度差甚至还要更强。

????十几名小太监一个个的倒飞出去,所幸那东湖居士并没有痛下杀手,否则的话这会儿怕是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能够坚持着了。

????随着皇城司一尊尊强者出手,东厂比之皇城司终究是差了上百年的积累,底蕴自然是无法可比。

????关胜、卢俊义、林冲等人死力的撑着,但是面对源源不断的皇城司探子再加上那几位半步天人强者的出手,关胜、卢俊义他们已经心力憔悴了,防线随时都有可能会崩塌。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幽幽的叹息自东厂深处传来。

????这叹息声虽然说声音不大,可是却异常的清晰,仿佛是在一众人耳边响起一般。

????李彦虽然修为不高,可是警觉性却是非常之强,耳边的叹息声当即让李彦神色一变叫道:“什么人,装神弄鬼,还不给我滚出来。”

????听得出李彦底气有些不足,尤其是看其神色,显然是已经猜到那叹息声究竟是出自何人之口。

????两名半步天人自然是警觉无比的站在李彦身旁为李彦护法,但是下一刻李彦只感觉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胸口一紧,一股可怕的气息涌入体内瞬间封住了他一身的修为。

????嘭,嘭,原本挡在李彦身前的那两名半步天人此时方才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东厂的围墙之上,哗啦一声,围墙倒塌,尘埃、碎石弥漫之间,两道身影如同死了一般被埋在那废墟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