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你是找死”

????丁三甲一声怒喝,一拳打向小五的头。

????他的个头比小五也高得多,手臂也粗如大腿,但是小五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猛然捏断,如同黄瓜被捏得稀烂。

????丁三甲另一只手打来,同样被小五捏住,丁三甲狂躁,一头撞在小五的额头上。

????小五不屑,向后微仰,猛然撞在丁三甲的头上,丁三甲顿时口鼻冒血,脑壳崩裂,被小五一脚踹飞出去,撞断了弟子房外的两处假山才停下来。

????“都说洪炉境的弟子是真正的高手,我看也不过如此,三拳两拳的事情。”小五打着哈欠说道。“要我说,气宗山压根就没什么真正的天才,我初入元泱,就有一群自以为是的蠢材想来教训我,一个个三脚猫的庄稼把式,洪炉境的弟子我以为有两把刷子,没想到也是蠢蛋。”

????“小子,你说话最好小心一点。”跟随丁三甲一起来的青年说道。

????“怎么,你不服”小五眼神斜睨。“不服可以跟我打,仗着人多势众,你们黑涩会啊”

????小五说得吊儿郎当,青年说道:“你知道丁师兄是什么人吗胆敢将他打成残废”

????“他是什么人难道还能是哪位长老的侄子”小五问道。

????“他是于长老的亲传弟子,你将他打成残废,活不过今晚”

????“呵呵,那就让于长老来,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滴,收这样一个残废做亲传弟子,好像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小五满不在乎,不耐烦地摆手让这些人离开。

????“你”

????“滚”

????小五一巴掌将青年扇飞。

????小五打完了人回到我屋里,问道:“我们这样高调,万一真惹来了长老,能打过吗”

????我说道:“眼下我们就是要高调,这天界修炼之法和下界不同,藏经阁中完全没有什么像样的记载,想要自己衍生阵纹难比登天,即便是我也需要一定的参考和指点,周围这些人太蠢了,没必要跟他们在这里混日子。”

????“嗯。”小五点头。“我刚刚试了那名洪炉境的丁三甲,弱得像只鸡,当初八大仙人下凡杀你,每一个都如同神明,为什么到了这里这么弱”

????我说道:“他们当初下凡之后,修为被压制到地仙境,虽然天界的修炼境界从入仙开始,但依我看,那些仙人的实力起码在神照以后。”

????“真正的仙人应该在神照以后,怪不得这些弟子这么弱。”小五说道。“那看来,我们得尽快进玉霄榜。”

????当天晚上,如那名随丁三甲前来的青年所说,一群人气急败坏地将我和小五叫了出去。

????为首的是一名头发灰白的老者,老者脸色愠怒,看样子应该就是丁三甲的师傅于长老,而于长老身后,赫然站着面容严肃的鲁长老。

????十年前鲁长老就想要杀我,但气源山有宗老保护,没有掌门谕令,长老也不可随意来气源山,这鲁长老先后派了两个人刺杀我都被我所杀,我还以为他已经前世尽忘,看他如今的样子看来依然要除我后快,

????于长老指着我说道:“就是你这狂妄自大的小子说气宗山的弟子都是蠢材,所有弟子都是三拳两拳的事情”

????“不是我说的,是他说的。”我指着小五说道。

????“额,你这责任推卸得倒是很快”于长老说道。

????鲁长老说道:“于长老,这个张阳牙尖嘴利,第一时间就把责任推卸给旁人,实在不能饶恕,我还听说,他鸠占鹊巢,这间房就是他今日强行霸占的,大言不惭说三拳两拳解决所有气宗山弟子,今日必须严惩。”

????“哼,你可叫张阳”于长老指着我问道。

????我说道:“回于长老,弟子正是张阳。”

????“我且问你,我的弟子丁三甲是不是你打成残废的”

????“不是,是我兄弟,小五。”我指着小五说道。

????“你兄弟你兄弟你还第一时间把责任推给他”于长老怒问。

????我说道:“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我打残废的是丁三甲的弟弟,丁三甲是小五打的,跟我没多大关系,毕竟我没有出手。”

????“那刚刚鲁长老所言是不是真的”于长老我呢都爱。

????我说道:“半真半假。”

????“如何半真半假”

????我说道:“鲁长老说我牙尖嘴利是真,第一时间把责任推卸给别人是假,因为打伤丁三甲的的确不是我,这一点我刚说过,另外他说我鸠占鹊巢是真,但三拳两拳解决所有气宗山弟子并不是我说的,因为我动手的话,只需要一拳。”

????“你”于长老气得吹胡子瞪眼。

????鲁长老眯着眼,说道:“既然你如此厉害,不如就跟我动手试试,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如果门派允许的话,我不建议一试。”我说道。

????“放肆,哪有弟子挑战长老的事情”于长老怒喝。

????鲁长老嘴角轻笑,说道:“既然弟子想要切磋,身为师长,哪有不奉陪的道理。”

????鲁长老说着,一掌拍向我,强大的气劲震出,暗含杀机,我才刚一抬手,一道气墙出现,将鲁长老震退三步。

????“呵呵,现在的年轻弟子果然胆大包天,才刚入元泱,洪炉未立,阵纹未起,便要挑战神照大圆满的长老,连垮三大境界挑战,当真是不知死活。”

????说话的人正是气宗大长老陈小河。

????而随大长老一同而来,还有一名衣着邋遢的老道,老道眉眼惺忪,一看就是没睡醒的样子,精神劲头不足,半眯着眼睛看人,腰间还挂着个酒葫芦,身上隐隐有股酒糟味,是个酒鬼。

????“年轻人嘛,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小子敢挑战长老,实力不管怎样,勇气还是可嘉的。”老道摸了摸鼻子说道。

????“大长老,此子目中无人,且目无王法,才来上气宗第一天就强抢他人屋舍,还把两人打成残废,此子狠戾,凶性难训,即便不处死也要废除修为。”鲁长老说道。

????“别动不动就废除弟子修为嘛。”老道说着看向我问道:“小娃,你刚刚说这上气宗的弟子都是一拳的事情”

????“弟子是这么说的。”

????老道点头,又看向小五问道:“你是说三拳两拳的事情”

????小五点头,说道:“是弟子说的。”

????“嗯,好。”老道说道。“不如这样,我看鲁长老身后这两名弟子已经是洪炉境中后期,而你们只是初入元泱,不如他们和你俩打,如果真的是三两拳的事情,我看你们也就不用等长老择徒了,直接拜入大长老门下。”

????“这不妥,我都百多年没收过徒弟了。”大长老说道。

????“那不刚好嘛,天才总要是天才来教,天才教蠢材是大材小用,蠢材教天才是误人子弟,谁不知道你陈小河乃是五行大陆赫赫有名的超然圣者,有你教他们再好不过。”